ZHT/Prabhupada 0124 - 我們應該如同看待我們生命和靈魂般地看待靈性導師的話語

From Vanipedia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Go-previous.png 前一頁 - 視頻 0123
下一頁 - 視頻 0125 Go-next.png

我們應該如同看待我們生命和靈魂般地看待靈性導師的話語
- Prabhupāda 0124


His Divine Grace Srila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Gosvami Prabhupada's Disappearance Day, Lecture -- Los Angeles, December 9, 1968

所以在他的一生中,他是 akhaṇḍa brahmacārī. Bhaktivinoda Ṭhākura 有許多其它的兒子, 而他是第五個兒子。 而他的其他兄弟有些也是,他們沒有結婚。 而我的靈性導師,他也沒有結婚。 Bhaktisiddhānta Sarasvatī Gosvāmī Mahārāja,從孩童就是一個嚴格的貞守生。 而他為了啟動這項運動-世界性的運動 經歷了非常嚴格的苦行。 那是他的任務。 Bhaktivinoda Ṭhākura 想要這樣做。 他,1896年,Bhaktivinoda Ṭhākura 想要介紹這個 Kṛṣṇa 意識運動 藉由派發這本書-Shree Chaitanya Mahāprabhu,祂的生平及戒律。 幸運地,那年正是我出生的那年, 而透過 Kṛṣṇa 的安排,我們有了連結。 我出生於一個不同的家庭, 我的靈性導師出生不同的家庭。 誰知道我會來到他的保護下呢? 有誰知道我會到美國呢? 誰知道你們這些美國男孩將會來到我這兒呢? 這一切都是 Kṛṣṇa 的安排。 我們無法瞭解這些事情是如何發生的。 在 1936.... 今天是 12月9日,1938(68)。 這意味32年以前。在孟買,我正經營一些生意。 霎時間,也許在這天,大約 12月九或十號。 在當時,靈性導師有一點不適, 他停留在 Jagannātha Purī,在海濱。 所以我寫信給他, “我親愛的靈性導師,您其他的門徒們, brahmacārī, sannyāsī, 他們給予你直接的服務。 而我是個居士。我無法與您住在一起, 我無法好好地服務您。 所以我不知道。我能如何為您服務?“ 一個簡單的想法,我想著服務他, ”我如何才能認真地為他服務?“ 而回覆的日期是1936年12月13日。 在那封信中他寫,”我親愛的某某, 我非常高興收到你的信。 我想你應該試著以英語去推動我們的運動。“ 那是他寫的。 ”而那將對你和將來要幫助你的人有益。“ ”而我希望...“ 那是他的訓示。 然後在1936年,在12月31日那天- 那表示就在他寫這封信就在他隱跡的前兩週- 他離開了。 但我非常嚴肅的看待我的靈性導師的訊令, 但我不曾想我將必須做這樣或那樣的事。 我當時還是個居士。但這是 Kṛṣṇa 的安排。 如果我們嚴謹地試著去服務靈性導師, 他的訓令,那麼 Kṛṣṇa 將會給我們能力。 那就是祕密。 雖然這沒有任何可能性, 我從不曾想,但我略微嚴肅地看待它 透過研讀 Viśvanātha Cakravartī Ṭhākura 對 Bhagavad-gītā 的評註。 在薄伽梵歌中的詩節 vyavasāyātmikā-buddhir ekeha kuru-nandana (BG 2.41), Viśvanātha Cakravartī Ṭhākura 給予他對那節詩相關的評註 我們應該如同看待我們生命和靈魂般謹慎地看待靈性導師的話語。 我們應該試著去執行靈性導師特別的訓示, 非常嚴格地,不帶著我們個人的得或失 所以我在靈性上嘗試了一點。 而他給我所有的能力用以服務他。 事情進展至這個程度,我在這樣年邁的年紀 來到你的國家, 而你也認真的看待這個運動,試著要瞭解它。 我們現在有一些書籍了。 所以這個運動有了一些支撐。 所以在我的靈性導師的隱跡日這個特別的場合, 如我這般地試著執行他的遺志,同樣地, 我也應該要求你藉由我的意願 去執行同一個訓令。 我是個老人,我也任何時刻都可能離開。 那是自然的法則。沒有人能夠阻止它。 所以那並不是非常意外,但在我的靈性導師隱跡的這個吉祥的日子,我向你呼籲, 至少在某些程度上 你要理解 Kṛṣṇa 意識運動的精華。 你應該試著去推動這個運動。 人們正苦於缺少這個意識。